苟苟

夏小正

首页 >> 苟苟 >> 苟苟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两个老妖怪和马赛克相亲相爱那些年求子乖,叫声老攻听听[快穿]笼子里的他你还要不要脸了病态我乐于助人的室友星际:独宠毁容夫我的男朋友把我囚禁了

第二十九章.8(1/3)

上一章书页下一页阅读记录

“那好吧,现在已经给妈妈了,现在我们看电视吧。”他开了电视机,“你要坐端正才可以看,认真一点,不要跟我讲话。”

“好!”

李时杼的手伸进他裤子里,两掌拢着揉他的臀尖,宋荀环着他的脖子呼吸急促,他他听见男人问他,“想老公吗?”

宋荀的眼珠在眼里转一圈,“想。”

他被压在床上,被伏在他身上的男人凶狠地驰骋鞭挞,直到两个孩子在外面挠门他们才出去。因为用的是后面,走起来总有种合不拢的感觉,两条腿像在飘。

猫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在外面了,两个孩子在和它玩。宋荀也跟过去,他实在喜欢这个毛绒绒的小动物,那只猫却很警觉地盯着他,直接从沙发背上跃起来,撞到他额头,被挠伤右眼下方的小块皮肤。

李时杼直接把猫扔出去了,丢到地上浑身的毛刺起来,猫凄厉地惨叫和孩子害怕地喊声交杂在一起,他看了一下宋荀的眼睛。

宋荀半闭着右睛,“没事。”

他问,严厉地,“景和,猫是从奶奶家抱过来的吗?”

李景和缩着脖子有些支吾,“不,不是的,路上捡的。”

“好,现在,你要不就把猫丢回去,要不然现在就送到奶奶家去,我们家不需要猫。”他游刃有余,像在跟他商量。

李景和低着头,声音有些颤,“好。”

所有人都不再说话,李时杼拿起手机要给医生打电话,宋荀突然就开口了,“不是的,景和没有错。”

李时杼漆黑的眼睛直视他,看不出情绪,宋荀害怕他的眼神,急急忙忙想躲,被拖住手臂,“对,他没有错,那你呢?”

宋荀挣不开手,他吓了一跳,眼神到处飘,不敢看他,手臂却被男人的手握得发疼,眼泪涌上来,眼眶里泛着雾气,他半偏着头,把抓破皮的脸露给他看。

他好委屈,声音都在抖,“我疼,流血了,老公,这里疼。”

李时杼把他抱进怀里,亲他的额头,他又变得温柔起来,开始自我责怪,“对不起,没事的,我们看医生了,没事的,是老公的错。”

“景和,给司机叔叔打电话,带着景秧,去奶奶家住几天。”

李景和不敢抬头,点着头“嗯”一声,说“好。”

宋荀接连几天开始做噩梦,总有一双发着绿光的眼睛朝他扑过来,撞在他头上,尖利的爪子要把他撕烂。他每晚都要惊醒,再被李时杼紧紧缚在怀里,低哄着重新睡过去。

他们周末去水库钓鱼,他已经习惯慢慢带宋荀出来玩,正好让他多晒晒太阳,驱驱身上阴寒气,少做些噩梦。

两个孩子坐在后座,李景和已经不愿意做儿童椅了,他拿着平板电脑和坐在儿童椅上的李景秧一起看卡通。

李景和喜欢对着屏幕上的小人讲话,李景秧问他,“哥哥,为什么你不让我讲话,跟他们讲话?”他用嘴一努。

“我不是和他讲话,我只是在说他们笨啊!”两个人在后面闹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,后面更精彩!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《苟苟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若晨文学小说网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若晨文学!

喜欢苟苟请大家收藏:(m.ruochenwx.com)苟苟若晨文学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存书签